当前位置<locates>:首页 > 雏鹰之作 > 小荷初露 >

红 象

发布日期:2019-06-17 15:06:44  点击量:329   信息来源:城区二中278班 刘鸿玮

红 象

  荀爷又从山沟回来了<lai l>。

  像往常一样,荀爷背着手,翘着白花花的胡须走入了村子,身后则小心翼翼地牵着一头幼象——荀爷是位象倌,现在,他正得意洋洋地迈着罗圈腿向看稀奇的人打招呼。

  “荀爷,又牵了头好象啊?”

  “嗯!”

  “嘿嘿,有版纳那头灵象好吗?”一位凑热闹的村民也跟着笑嘻嘻地凑过来。

  这次荀爷不再说话了,似乎勾起了心事,深深地叹了一口气,众村民晓得,荀爷这三十年还是未打开心结,纷纷叹息着走了,荀爷默默地坐在石阶上,点燃了一根旱烟。身旁的小象斜着头望着荀爷,看着他的瞳孔缓缓淡开,步入了三十年前的回忆……

初任象倌

  那时的荀爷还不管叫爷,乡里乡亲们叫他荀伢子,荀伢子3岁成了孤儿,是邻村的一位老象倌收养了他,给他取了一个响亮的名号:荀建安。每当放学,这位荀伢子便走在前头拿着象倌老头的鞭子,在林子里蹦蹦跳跳,敲打着石头与树木。象倌老头背着儿子的书包,乐呵呵的看着建安,心里比蜜儿还甜。

  有一年,象群大迁徙,上头下达了命令<mìng lìng>:迁徙期间,任何人不得外出劳作,老老实实在家呆着!于是我们这位荀伢子每天都趴在窗户上,看着那一头头巨象踏过草坪、田地,呼应着发出此起彼伏的象鸣。有天夜里,大雨滂沱,雷电交纵,林涛滚滚。象群哀叫着,时刻揪着荀伢子的心。这天夜里,伢子都趴在窗台上,望着那一座座山丘在大雨中混乱地奔腾,而他的魂,似乎也在雷雨中接受<jiē shòu>生灵的洗礼。

  第二天,荀伢子早早就拉着象倌老头查看灾情,在灌木丛中横七竖八的穿梭,猛地,荀伢子听见了一声嘶鸣,他立刻<gogo>悬了心,朝那个方向跑去。到达一看,荀伢子惊叫一声,他看见一只小象断了腿,满是伤痕地倒在血泊中喘息,象倌老头气喘吁吁地赶过来,喊来了壮丁把小象抬入了象棚,荀伢子为小象细校約ense>牡匕茫笊弦秩靡恢患蚁笕褐凶钗潞偷哪赶笪魉展怂\髫笞勇ё判∠螅檬智崆岬馗判∠蟮纳丝冢男睦镆舱湍鹱判∠蟮拿郑笏加蚁耄龆ㄈ∶鞍婺伞

  于是乎,版纳就在象倌老头的象棚里住下了,按照村里的规定,版纳是荀伢子发现的,所以属于荀伢子,因此< yīn cǐ>,这位少年正式成为<chéng wéi>了象倌,一位十一岁的象倌。

战象之魂

  荀伢子做梦也想不到,版纳比他所见任意一头家象都野的多。每到夜里,版纳便一个劲“呼哧呼哧”叫着,甩动着长鼻把象棚卷的乱七八糟,连慈祥的象妈妈西双也哄不住它,象倌老头气的用皮鞭抽,鞭子如雨点般抽打在版纳身上。荀伢子苦苦哀求,才没让版纳皮开肉绽,他搂着版纳,用红糖拌糠喂他,在版纳耳畔边轻轻喊着:“版纳,你知道<zhī dao>吗?你是一头好家象,好家象就应该<yīng gāi>听象倌的话,要温和待人,勤劳耕作……”版纳歪着脑袋听着,头一次无比安静。

  然而<however>这并没有结束<End>……

  版纳虽安静了一些,却依旧不服从管理<guǎn lǐ>,伤口痊愈后,象倌老头和荀伢子该让版纳在农田里干活了,可版纳偏偏窝在象棚里死活不出来,没有办法,这两父子连拉带哄把象拖到了田地里,它倒好,耍起性子来在田野里猛奔,踏怀了成片成片的秧苗,象妈妈吓坏了,追着版纳用象鼻困住它,象倌老头急的很,迎上来就给了版纳一鞭子,骂骂咧咧地说:“我干象倌三四十年了,头一次见着你这么个孽种!”接着又要抽,幸好老翁赶紧夺过鞭子,拦着象倌老头:“别打别打,这象可是一个好种。”“好……种?”象倌老头翻了一个白脸把鞭子又夺了回来:“这是好种啊?耕不得田,背不了柴,拿来炖肉吗?”

  “别急,这象可是一头战象。”老翁盯着版纳,顺手从裤袋里摸出了两块红糖喂给版纳。小版纳迷糊了:刚给一鞭子又给糖的,人可真是奇怪。“战象……”荀伢子在一旁喃喃地念着,究竟什么是战象?

应征入伍

  荀伢子才不管版纳会干什么呢,他只顾和版纳玩。夏天<xià tiān>,他和版纳打滚、冲澡。版纳的长鼻喷出清澈的水花洒在荀伢子身上,人娃娃、象娃娃,你一喷、我一洒好不热闹。秋天,他拾着五彩缤纷的落叶贴在小象身上,版纳披着彩衣,在水池里转来转去,着实可爱<love>。春冬季节<season>,荀伢子坐在版纳身上,背着书包在村落周围溜达,像一位哨兵,雄纠纠,气昂昂。

  这天放学,荀伢子欢快地跳入家中,却看见一位身着战衣的士兵站在自己<zì jǐ>家里。原来,上次那位老翁是一个连的连长,他看见版纳后,向上级做了汇报,遣人向象倌老人询问是否把版纳征为战象。

  “我不允许<allow>!”荀伢子发疯似地推开士兵,挡在版纳身前。

  “伢子乖,阿爸也舍不得版纳离开<lí kāi>,哪怕它不劳作,每当看到你和它玩耍,阿爸心里也是甜滋滋的……但是<But>,战争<Warfare>年代需要这头战象啊,它的长牙应刺进敌人、洋鬼子的胸膛,去绽放更加铿锵的魅力!”象倌老头哽咽了,转过身向士兵行了一个礼:“解放军同志,我答应了。”

  “我不准,我才是象倌,你们谁也不能靠近版纳一步!”荀伢子怒吼着,青筋猛地暴起。“啪!”一个耳光,扇红了伢子的脸。荀伢子泪水模糊了视线,咬了咬牙,让出了一条路。那天,版纳应征入伍,转战各个省区,奔赴前线。1949年,开国大典的举行宣告着中华<Chinese nation>人民共和国的诞生,但荀爷对版纳,仍毫无音讯,只是默默的等待。

尾声

  夕阳西下,荀爷的旱烟落在地上,烟灰撒了一地。

  “走吧!”荀爷拍拍小象,准备<zhǔn bèi>起身进入家中,突然,小象止住了步伐长鸣一声,在另一座山头,一头巨大的象也回鸣一声。霎时,一声号角响起,那头象向荀爷奔来,近了,近了更近了,荀爷的眼眶又再次模糊了,版纳回来了!他垫着脚望着它,在余晖的照耀下,一位五十来岁的老人,一位步入老年的战象,相互对视着,显得无比耀眼。

  红星之下,红象之威!盼望之上,不限年华!(指导教师:简赛群)


  【教师点评】说真的,鸿玮同学的这篇作文与我们的现实生活较远,选取了他并不熟悉的战争<Warfare>年代来写。据了解,为了写这篇文章,他构思酝酿了好几个月。不禁对他肃然起敬。喜欢<enjoy>他为大象取的名字,别具匠心:母象叫“西双”,小象叫“版纳”,合起来就叫“西双版纳”。也喜欢<enjoy>他文中的人物所说的话语,极富个性色彩,同时也极有地域特色。更喜欢他的尾声中的:“在余晖的照耀下,一位五十来岁的老人,一位步入老年的战象相互对视着,显得无比耀眼。”这句话极具画面感<sense>。无疑他是一个会讲故事的人。


tags:

邵东县12111com学校简介

more

  •   12111com学校成立<was founded>于2016年8月,现辖中网站地图
  • 小学校12所,在职在编教职工1149人,在校学生<xué sheng>
  • 26020人。                
  •   最纯粹教育的“实验田”。12111com学校
  • 坚守“办最纯粹的教育、做有尊严的教师、育有
  • 实力的学生<xué sheng>”初心,坚持“传承、发展、创新”
  • 治校方针,坚定"做有使命感、进取心的领跑者"
  • 的追求,齐心协力干事业,戮力同德谋发展。宋
  • 家塘中心<center>学校是原两市镇中心<center>学校优良血统最纯
  • 正的继承者,成为<chéng wéi>了邵东基础教育的旗帜和标杆
  • 带着涅槃重生之后的勃勃生机汇聚着一路前行的
  • 力量。                  
  •   最纯粹教育的“金名片”。成立<was founded>名师工作<work>室
  • 形成<xíng chéng><formed>教师人才<牛B人物>洼地,充分发挥名师的示范、辐射
  • 和指导作用,实现资源共享、智慧生成、全员提
  • 升的目的,培养一大批师德高尚、造诣深厚、业
  • 务精湛的教师。              
  •   最纯粹教育的“靓春装”。纯粹之光,宋家
  • 塘中心学校的官方网站,一个关注度< dù>极高的同名
  • 官微,始终坚持说真话、写实情、接地气、扬正
  • 气,唱响着邵东教育宣传的最强音,是广大师生
  • 的精神家园、资源的汇聚平台和对外展示的靓丽
  • 窗口。                  
  •   最纯粹教育的“长生果”。《纯·萃》《花
  • 开的声音》《叶的事业》……一本典雅厚重,散
  • 发纯粹墨香的书,书中凝结了纯粹教育人跋涉与
  • 辛劳、智慧与心血。书中有一线教师最睿智的视
  • 野,最坚定的求索,最靓丽的成绩;书中有最可
  • 爱<love>的心声,最真切的反思,最真诚的呼唤。  
  •   往昔已展千重景,今日奋进百尺竿。全体宋
  • 家塘教育人将始终坚守“办最纯粹教育”初心,
  • 努力实现“教育理念引领全县,校园文化影响全
  • 县,学校管理<guǎn lǐ>示范全县,素质教育领先全县”四
  • 大目标,为邵东人民孕育具有“邵东气质”的优
  • 质教育资源铿锵前行,永不止步,在社会进步的
  • 时代大潮中奏响纯粹教育的最强音!     
back to top
powered by yxcms 2012-2014 yxms.net inc.
</